« 上一篇下一篇 »

《超时空同居》影评

  《超时空同居》影评——我们终会变成我们讨厌的人,关于爱情,我只想要你 。这部电视剧小编看过,真的是戳中我的累点,可笑的遇见另一个时空的自己缺失慢慢的心酸和无奈


  01


  《超时空同居》的好,首先当然是源于意外。而意外则是因为,过去这么多年来国产爱情片每每交出的答卷实在是让人意兴阑珊——我们的爱情片,往往连爱情的边都摸不着,就在一堆浮华虚饰的人物和故事拼贴中草草收场。而《超时空同居》这个片名加上“穿越”这个题材,更是让人往雷人狗血的方向上联想。


  不过好在,《超时空同居》并没有落入一般国产穿越题材的烂俗套路里面去。


  在开篇确立了1999年和2018年两个时空可以在一扇门之外自由切换这个设定之后,这种巨大的时空碰撞,造成的结果,首先是男女主注定的尴尬与不适。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笑果”。


  《超时空同居》的“笑果”,绝大部分都源自这种一个“野蛮人”陆鸣突然闯入现代科技社会的懵逼和荒诞。正是由于1999年的陆鸣(雷佳音饰)对2018年的事物近乎一无所知的状态,催生了像手机订餐、闺蜜晚宴、诺基亚手机和未剪的西装吊牌这一系列场景的天然喜感。“思诚”、“石屹”等恶搞意味明显的名字,则是令人会心一笑的点缀。


  可以想见,本片的“笑果”,多半要拜幕后的监制徐峥所赐。徐峥本人客串的“捞海底”火锅扯面,本来就是全片最具喜感的一场戏。而事实上,整个故事也出自他的构想。如果不是有对类型片(尤其是喜剧片)谙熟于心的他在幕后保驾护航,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题材能够有现在的完成度。


  如果把片中的各色笑料当做佐餐和甜点来看的话,全片真正的主餐和大菜,还是着墨更多的爱情。


  1999年和2018年两个时代的碰撞和交织,却依然想要用写实的笔触,去描写普通人绕不过去的生活和情感困境。


  1999年的陆鸣代表了年轻人在理想遭遇挫败时的迷茫,2018年的谷小焦(佟丽娅饰)代表的,则是物欲更加膨胀的当下,人们对财富最直接的渴望。两人穿越时空相遇,需要面对的困境,却不因时空迥异而有什么本质不同——都要在“坚持自我”和“向利益妥协”之间,做出那个关乎自己后半生的选择。


  这种普遍的困境与挣扎,是两个主人公能逐渐心心相惜的动因,也是两人的爱情不断面对考验的基础。穿越时空的设定,本质上是为了给两位主人公一个选择的机会——假如能够一早预知结果,你会选一个后半生都足以衣食无忧的生活,还是选那个你爱的人?


  《超时空同居》影评—我们终会变成我们讨厌的人


  与此同时,两个人的爱情在疯狂滋长时,他们好像突然就不用再面对过去生活里的穷困潦倒和失意落寞。穷困和暴富,好像只是两个可以随时随地按下某个按钮就能决定的选项,选择一做,生活立刻切换。也就是说,影片努力在营造的那些生活质感,都在这个核心的“做选择”概念面前,被抹平得只剩下一个符号。而这样的做法,也就让最后那个足以改变命运的选择,好像只剩下煽情的功效。


  我们当然还是会因为两个相爱的人走到不同时空的同一个路口却不能相拥,甚至眼睁睁看着对方灰飞烟灭而唏嘘不已,也会对他们在另一重时空里的重逢感到一丝温暖的甜蜜。


  也许,“爱情”就是一切爱情片的万能解药。


  02


  在故事发展到陆鸣发现自己未来是陆石屹的时候,剧情线也给我们交代了,原来为了去未来的陆石屹是这次的幕后黑手,不过开错了口,让过去的自己来了现在,而且记忆也在开始影响现在的陆石屹,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剧本的用心程度,也就是在陆石屹问这样的事情会影响什么的时候,教授说了会覆盖现有的时间线,也就是说这部影片的未来设定上和蝴蝶效应很相似,过去的会影响现在,而且是不可逆转的影响


  在故事发展过半,两位主角在“浪漫空间”的营造下,已经建立起所谓的情感关系,但这个时候,“世界上的另一个我”——2018年的陆石屹出现了。


  这个角色的定位,就像《阿拉丁》神灯中的灯神一样,给了谷小焦一次梦想成真的机会,这才是“物质与爱情”的终极考验。


  谷小焦梦寐以求的房子、金钱全部出现了,甚至并不是霸道总裁突然出现,自己面对的那个人,依旧是陪自己“苦中作乐”的那位,只不过是19年后的他。所以该片让女主角所面对的选择问题几乎不存在,还是那个TA,貌似根本不用选。


  而这样的设定,主观能动性就落到了陆鸣身上:面对物欲横流世界的抉择,该听从未来已经飞黄腾达的自己的建议,还是坚持自己现在的初心呢?这是新颖的,也是有趣的,将很多爱情电影中的抉择问题,进行了一个巧妙的转换,换汤不换药,却有新鲜之感。


  临近结尾之处,陆鸣伪装成陆石屹,在大房子中与谷小焦相遇,假装后者的口吻一番嘱咐,也闹出了大量笑话。但此时的谷小焦,才忽然意识到,这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


  可惜,这样的爱情,在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因为陆石屹,给了谷小焦所有的一切,然后走掉了。但陆鸣,什么也没有,却花钱赎回了谷小焦被酒店扣留、对她意义非凡的钥匙扣,来到她的面前。


  两人在不同时间线,却有着同居之时的相互陪伴。如今,依然是一座房子,还是在同一时间线上,什么都有了,却失去了陪伴,失去了你。电影其实影射了婚姻,用“超时空”的噱头,告诉我们一个老生常谈的主题:初心。


  年轻的时候,妻子陪伴丈夫成长的,富裕之后,丈夫也该陪妻子过好日子。所以本片并不是小妞电影,而是献给所有即将步入婚姻的情侣,以及一同经历年轻和成长的夫妻。


  《超时空同居》影评—我们终会变成我们讨厌的人


  “你确定未来的我是你想要的吗?”


  03


  虽然导演苏伦在点映后的主创见面会上解释了这个结局的含义是“对的人会再次相遇”。虽然很多人在看完电影后提出了你是否会为心爱的人放弃一切重新选择这样的灵魂拷问。但我在看完电影想到的却是另外一点:“你确定未来的我是你想要的吗?”


  影片中,谷小焦是一个在世人眼里看起来有点“虚荣”的女孩子,所以她才会被因为想傍上富豪而被骗,所以她才会让陆鸣扮成有钱人出席闺蜜和老公(思诚)邀请的晚宴。


  但事实真是这样吗?谷小焦是真的爱有钱人吗?当未来的陆鸣(陆石屹)真的以壕的身份来到小焦的面前,把银行卡给她时,她想要的却是1999年的陆鸣的那种单纯甚至冒着傻气的暖和爱。未来的陆鸣也许变成了谷小焦梦寐以求的成功人士,但这显然不是她想要的。


  我想这就是当代生活中爱情的矛盾所在。年少的时候,我们总是不管不顾的,追求的是心动,是心意。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多,年龄的增加,很多现实问题就会随之而来,那么当初打动彼此的“有情饮水饱”也会被现实打败。有爱情固然好,面包同样重要。当我们追求到了想要的现实,想要的安全感,爱情可能已经不在了。


  我记得台湾作家九把刀在北大演讲时曾说过这样的话:“我真心觉得,成长,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女孩子永远都要比同年龄的男孩子要成熟。现场所有的女生,把你的眼睛啊,射向我瞳孔的深处,没错,我们男孩子就是这么幼稚低能白痴弱智智障,但为什么?


  因为我们总是做了很多白痴低能的行为之后,就好希望,你们可以温柔地骂我们一声:‘你是白痴哦!’对啊,你看我们就是这么幼稚想讨你一顿可爱的骂,你们总是希望我们赶快长大赶快成熟,赶快变成一个可以依靠的大人。但是,这成长是不可逆的,一旦我们失去了那种单纯只是想要讨你开心的灵魂和火焰的时候,接下来就是在装了,全都是在装。男孩有一天一定会长大,真的好希望你们可以多欣赏男孩子幼稚的灵魂。”


  九把刀这番话是对女孩子说的,表达的是如果有人很幼稚得爱着你,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因为很多男人在变成熟之后,就不会把爱情看得那么重要了。


  其实我也想要对男孩子说,女孩子不管到了多大年龄,都很需要爱,物质也许只是一个方面,那是安全感的保证,并不是所谓的“拜金”啊。那也许是遍寻真心未果的一种无可奈何罢了,找不到真心对自己的人,那不如找个有钱的吧。


  说回电影,电影很多惊喜,一些台词、桥段的设计,包括客串明星的出场,都让人会心一笑,片尾还有彩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