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为什么坏人都是农民的儿子

  相信大家看完《人民的名义》都会有许多感触,其中也出现了许多趣事,比如刚开始的贪污巨犯赵德汉,口口声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结果直接贪了两亿多,让人们津津乐道的同时也不禁让人反思,为什么坏人都是农民的儿子。

  丁义珍说他自己是人民的哥哥,公安厅长祁同伟也一直强调自己是贫寒子弟,蛇蝎美女高小琴之前更是鞋都买不起的农民的女儿


  为什么变坏的基本就是这些农民的子女呢?


  其实编剧周梅森在暗指这个社会,农民子弟基本没有选择权,都是被推着走,所以像钟小艾这种角色,谈论起祁同伟的时候,也会用“权利小小的任性”去形容,虽然人民的名义中,作者没有点钟小艾的背景,不过她的那翻对话是真的把很多观众都彻底点炸了,骨子里就是透露着一个高高在上俯视一切的存在,因为,可能在她家里的背景光环下,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而祁同伟之类甚至拿命都换不来陈岩石的一个认可。


  侯亮平说:分配工作,对祁同伟打击挺大,其他人都被分到省市执法部门,祁同伟一个主席,被分到一个乡里司法所。


  小编觉得,如果这都看不出是故意整人,侯钟夫妻作为反贪局局长和中纪委处长的业务能力堪忧啊。再次证明了小编的这个观点,越没有背景的人,越是没有选择权,都是权利推着走的。


  当然,这并不是要给坏人洗白,而是这个社会,好人并不是圣人,坏人也非天生就坏,


  贪官之所以强调“我是农民的儿子”,悔恨自己忘本是次要的,更主要的是在打悲情牌,用农家出身标榜自己本色,意在告诉他人自己无特别背景,奋斗起点低,无非就是想用自己曾经的苦难经历博取同情,俨然一副虚假做作的姿态,恬不知耻地用“我是农民的儿子”来套近乎罢了。


  有一种做作叫“我是农民的儿子”,别忘了还有着一种威严是“反腐没有身份论”。“我是农民的儿子”的做作,骗不了任何人,套不出近乎,也博不了同情。依法治国,从严治吏,唯有心存敬畏,牢记“莫伸手,伸手必被捉”才是博取民心,争得支持和拥护的终南捷径。


  所以那些看完剧之后同情祁同伟这种罪该当诛的坏人的人们,你们可以觉得和祁同伟有相同的遭遇,你们也可以为他说好话,但是,他所得到的报应完全是咎由自取,任何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行为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